豆包包

德哈/hp/灿勋/猫奴/
漫威/盾冬/锤基/ec

今天画室的一件事想到的一个梗hhh
老师拽x学生哈
画室。下午。
“都过来一下,我给你们做一下花朵的示范。都过来都过来。”马尔福站在大画板前面,敲敲画板道。
其它学生都一个个搬上小板凳围坐在画板周围,也有零星几个人站着。
马尔福有些好笑的看着站在画板后面一瞬不瞬的看着自己的波特,停下画笔道“波特,你站在那看的见什么?你看画还是看我啊?”
“啊,我..”顶着一头乱蓬蓬黑发的男孩连脖子都红了,抓了抓头发支支吾吾的。
我,我在看你呢。波特心里小小声的说。

well,图来了
为了这个预告我真的(捂心口吐血)
要小心心小手手qwq

占tag抱歉手动比心

你们这群小坏蛋果然更喜欢看车吧
阅读次数暴露了你们
啧ovo
阅读次数和小心心根本不成比啊qwq
想要更多的小心心和小手手
这是动力啊动力(瘫)

【DMHP】Taste me

Taste me
01
夜幕降临,一阵晚风吹动森林。
德拉科敏锐的发觉,铺满梧桐叶的土地上传来一阵斗篷摩擦的声音,随后是短暂的动物的嘶鸣声,最终归于平静。
整个过程很短,大约只有几分钟。德拉科想到自己那个跟踪许久一直没有出现的任务目标,心下一动,隐了身形往声响处走去。
模糊可以看到一个穿着暗红色斗篷的瘦削身影,正俯身在一头鹿的大腿处
恩?怎么和情报说的不一样?这是一个素食吸血鬼么?德拉科皱眉,落脚失了力道,满地的梧桐叶发出破碎的声音。
那个暗红色的身影停住了动作,猛地回头
在德拉科还没来得及看清之前,一挥斗篷消失了。
“啊..是罕见的绿色眸子呢”德拉科上前查看那头鹿的时候,心中念着的还是那对翠绿的眸子,意外的好看
鹿并没有死,好像只是暂时的昏过去了,那吸血鬼咬的地方也只是鹿的腿部内侧。简而言之,这头鹿醒过来之后还是可以在森林里开心的蹦哒
一个不合时宜却又合乎情理的念头冒出来:一个善良的吸血鬼?德拉科刚想嘲笑自己这奇怪的念头,只感觉身后一阵风,随后脖子上架了一把银制匕首。握着匕首的那只手戴着黑色的皮手套,抬手的动作让突出的腕骨暴露在瑟瑟风中。
等等,这好像是他自己的匕首??德拉科把视线从腕骨上扯下来,敏锐的发现匕首的刀刃处确实有DM两个字
啊...色令智昏
今天晚上第二个奇怪的念头。
似乎是感觉到刀刃下的人一点都不紧张,吸血鬼先生把刀子又握紧了些,压着嗓子问到“你是哪边的血猎!”
什么?德拉科简直要把自己的两条眉毛拧在一起了,哪边?血猎什么时候还有阵营了?
“快说”那人似乎有些着急,手上又用了点劲,把德拉科的脖子划出一道血痕
“你的眼睛很美”沉默半晌,德拉科有些轻佻的说到
身后的吸血鬼像是懵了一下,手上的力道也小了一些,德拉科一手迅速抓住那只看起来十分苍白无力的手,另一只手反手擒住吸血鬼的脖子,一个转身就把他摁倒在枯叶上
“你刚才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?”德拉科暗自恼着自己太大意了,却又被这不按常理出牌的吸血鬼勾起了一丝好奇
“因为你太弱了,就这么解决了你不是很没有成就感?Mr.Dm”那吸血鬼侧着脸,一头乱蓬蓬的黑发纠结在一起,翠色的眸子看的不太真切,但那讽刺的语气却是溢于言表
德拉科嘴角勾起一个弧度“well,那请吸血鬼先生亲身尝试过再下定论吧”
刚想掏出绳索捆住这吸血鬼压回总部,一只银箭擦着铂金色的发丝稳稳的扎入身后的树干里。
“把他放开,马尔福”一个姜红色头发的男人站在树影里,手里举着弓。
“..真有趣,你知道这是吸血鬼么?韦斯莱先生?还是说你这红毛鼬的脑子已经退化到失去血猎的基本功了?”德拉科手下动作不停,特制的绳索紧紧捆住了吸血鬼的双手。
“你这该死的雪貂”被称作韦斯莱的男人大踏步走上前“他不一样!”
“恩?恕我难以理解”
“...这很难解释马尔福。总之他不该是我们的目标”
“天啊韦斯莱,我怎么不知道马尔福家族和你们韦斯莱红毛怪是一个组织的了?况且他是我跟踪了好几个星期的对象”德拉科拖着调子,言辞恶劣
“呸!你这个雪貂小少爷”韦斯莱像是失去了耐心,从腰间的袋子里掏出两个球状的东西,往地上一摔。
顿时一阵烟雾伴着恶臭弥散开来,“ohgod!”德拉科连忙捂住鼻子,韦斯莱趁机一把抓过吸血鬼跑了。
“不得不承认,有时候韦斯莱把戏还是挺好用的”那吸血鬼笑弯了一双绿眼睛,被释放的双手活动了一下,一挥暗红色斗篷,带着那个红头发血猎一起消失了。


hhhhhh拽哥,色令智昏。
一个被吸血鬼美色所耽误的血猎x